关于写文

发布时间:2018-05-28         浏览次数:

关于写文

张敏

 

有朋友说,你这么喜欢写,干脆出本书好了。莞尔一笑。想过,真的想过,但自愧不是什么个人物,碌碌众生一员而已,大家都挺忙的,哪有时间浪费在看你的文字当中?!说起写东西,不能不提到我的父亲。父亲给我让我认识他的时间,不过只有短短的十年。这当中,还有我需要长大的时间,还有他住院治病的时间,掐头去尾,拢共不过三两年的光景。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他给我取得优异学习成绩的奖赏,不是那些吃喝玩乐的东西,而是带我到书店,花了不少钱,给我买了三本书——厚厚的《李白诗选讲》、实用的《少年儿童优秀作文选》和囊括多种字体的《字帖》。或许当时的父亲,并没有意识到精神食粮远比物质奖励来得更有意义,只是他凑巧也喜欢这些东西而已;或许,他是知道的,并在认真地进行教育,随着父亲的离世,现在已无从知晓了,但是,不管出发点在哪里,的的确确,这三本书,已经根深蒂固地影响了我,塑造了我,伴随着我,过去,现在,将来。

所以,一直对诗词散文有种特别的偏好,喜欢看,喜欢写,喜欢在写作里找到生活的乐趣。笔下,有高山流水,有人情百态,有真实性情,有感悟升华。源于诗词散文的独特魅力,源于文章与生活的浑然天成。写文,也是积累知识,增长见识的途径。遇到不懂的,不会的,不明白的,找资料,查百度,得了答案才为结束,慢慢的,学到的东西也就自然多了起来。看书、写文,这些没有固定时间,却有固定期待的兴趣爱好,贯穿了我的整个生活。闲暇时间,灵感光临的时候,动手动笔,捕捉生活,也是在不断修正自己。写文的时候,我需要取舍文字,把握方向,采集辞藻,提升格局,不断地看似重复的修整,不断地问询自己的选择,不断地“以史明鉴”,不断地否定与肯定,慢慢地,就会在一篇篇文章的诞生中,寻找到生命的意义。

带孩子到书店,我也会翻一翻一些书,看看书里的文章,看看作者的格局。大师级的,所著之书的确令人顶礼膜拜,由衷敬佩。儿子说我的文章,不过算是还不错的作文而已,评价很中肯。是的,真正有品位的文章,不在辞藻,在筋骨,而筋骨的搭建,需要丰富的知识,广博的见识,前瞻的思想,淬炼的深度,这些积累,需要高深的文化根基、丰富的人生阅历为依托。名人也好,俗人也罢,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场修行。过去不知,现在认同的一句话:人是未来佛,佛是过来人。你看这文字,只言片语,便绝妙地展现出人生的五光十色,总结出人生的归根结底。

文章的精炼,文字的精粹,文明的精华,文化的精深,无不在催生、护佑着人的个体的生命,社会的生命。“文章千古好,仕途一时荣。”这句话,是年幼时在一部电视剧中看到的,记忆犹深。一篇好的文章,世代流传,超越国度。有的作者早已作古,而文章,却能延续至今;不同种族的语言,不同社会的思想,也能在文章中,沟通融合,海纳百川。

唐诗宋词,大气的,能气吞山河,荡气回肠;婉约的,可高山流水,浅吟低唱;散文,或浮华背后,五色生香;或平铺直叙,哲理深藏;小说,人间百态,世俗炎凉。看这样的文字,除了佩服得五体投地,还能怎么样?!正是这些优秀的文字,在给自己定立的小目标里,不断地让我追赶,催促我学习、学习、再学习。

写文,写的是一份心境,一份情怀,一份感悟,一种不同于柴米油盐的生活;是那种在咀嚼之后,能慢慢品出它的味道、它的感觉的感觉。看他人文章,看到的其实是他的人,他的经历,他的思想,和他熟悉的、喜欢的、渴望的、评价的人物、事件。写文章的人,没有刻意的想,刻意的做,却在不知不觉中,让自己融入到了文章当中。李白,诗仙,酒仙,这称号缘何而来?他的诗篇中自有定论;幼时看《西游记》,看的是妖魔鬼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闹,如今看西游,悟的是深植尘世不可言说的规则与世俗;曹公一部《红楼梦》,惊醒多少梦中人,至今还让人沉迷其中,甚至为研究一部书而衍生出一类痴醉其中的从事红学研究的人;鲁迅,其文章独具鲜明的时代特色,一再成为历届考生的考点之重……还有那些跨越国度的经典佳作,读后便觉没有了隔阂,原来世界都一样。诗词文章,莫不是人间的记录史,世界的大舞台,众生百态,功过成败,都浓缩其中,千古流传。

写文,写我的点滴生活,写我的情真意切,写我的南来北往,写我的天地乾坤。写文,需要灵感,灵感这东西,也怪:灵感来的时候,呼之即出,洋洋洒洒;若没有灵感光临,再搜肚刮肠也无济于事。所以,想一想,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,不喝酒不成诗,倒也是有他的道理,酒带给他的,不仅仅只是美酒的醇香,更有诗情的膨胀。写文,要耐得住寂寞,沉得下心境,这些,都很重要。只有孤独时自己与自己对话,你才能认识自己,了解自己,审视自己。

细细碎碎的生活,用文字记录下来,回头翻翻,好似旧梦重温;大悲大喜,用文字记录下来,感悟感悟,又能够告诫提醒、珍视典藏。从小写作文,非要得满分,最差也不能差两三分,这些自我要求,那会儿没想多,就想着多拿分,现在看看,正是在这些自我要求上,塑造了不断努力追求的个性,写文于我,实在也是功劳一件。

写文,成全了一个人,一个世界,所有不能做到的,不能说出的,不能理论的,不能评判的,都在写文的过程和结果当中,得到了实现。放眼千载,书写历史,即使略微不同,哪怕有所失真,也是文字——作为唯一可以选择的形式,来完成记录传承的使命,让后人得以了解,得以借鉴;而后人,才能够在文章中,见到故人,了解真相,寻到宗根。文字的魅力,不在于文字本身,而在于他所凝聚承载的东西,在于他所衍生的思想、表达的观点,以及人们想要从中获取的东西。

算算写文的时间,大概从会写作文开始,已经倾注半生时光。现在,还是打算继续写下去。文字,已经在我的生活当中,占有不可替代的地位。所有的情感宣泄,世间冷暖,草长莺飞,至理箴言,都在这方方正正的文字里,或娓娓道来,或壮志豪情,深深浅浅的,留下了他们的足迹。多年以后,重新翻阅,真的可以集结成册为属于自己的一本书,也是留给自己,留给生命的一个交待。

风,会吹走一切誓言,但这个以行动为誓的誓言,却已刻进了我的生命——我愿意,竭尽所能,在生命的至始至终里,与写文相伴,与文字相守。

上一篇:学习归来看发展
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