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见雪飘过

发布时间:2018-05-28         浏览次数:

又见雪飘过

张敏

 

很多年的冬天,不曾有今年这样大的雪了。记忆里冬天的大雪,还是在小时候吧,一恍惚,竟已到不惑之年。

不惑,不再疑惑,不再执着,跟这雪一样,任凭风吹,自一身洁白,带一身轻松,飘飘洒洒,自天而来,入地为是,若暖,就此融化;若冷,就此安家。雪飞扬起来的时刻,世界极其安静,仿佛睡着了般。雪簌簌而下,一眼望去,白茫茫,天地浑然一体。不由地想起大约中学时期哼唱过的一首歌,又见雪飘过……

当自己还是个孩子时,下雪了,天地便是天然的儿童乐园。孩子们在雪地里跑啊,滚啊,闹啊,欢快地撒泼,银铃般的笑声此起彼伏,顾不上小手冻得通红,顾不上大人们的呵斥,顾不上还没有写完的作业,在雪地里疯玩,享受眼前最紧要的快乐。那会儿,下雪,就是大自然在向孩子们赠予欢乐。

当自己慢慢长大,长大到豆蔻年华,下雪了,天地便是一句词,一首诗。“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。”雪落庭院,庭深几许。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”寒梅白雪,相映成趣。“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。”雪山岭,夜归人,一幅描白。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垂钓老翁,寂寂白雪,黑白远景。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。”茫茫白雪江水,行船停候远行。“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。”天地磅礴,大气吟歌。诗词里的雪可以如此温婉,也可以如此豪情。那会儿,下雪,便是随雪一起生长起来一片情怀。

当自己成家立业后,再也不会给雪赋予任何幻想的情怀,只会念叨着“冬天麦盖三重被,来年枕着馒头睡”的现实,和给长辈和孩子“雪天路滑,小心行走”的叮嘱。路途中,看见孩子打起了雪仗,那冻得红扑扑的小脸,那稚嫩的咯咯笑声,才想起自己的童年里也有这样的美好。雪依然是那几千年、几万年不曾变化的样子,改变了的,是我们的心境。

今年的雪,下得很大,一场接着一场。虽然路途难走,但还是很喜欢下雪的样子。看见雪,仿佛看见童年的自己,看见洁白与纯净,看见万籁寂静的世界,看见千万年来文人名仕的吟来颂往,看见我可以让自己相信的一点点纯洁的执着。

大雪无痕,清净天地。任何的污浊不堪,都被掩埋,任何的零零落落,都化为一个整体。不知道这四季里,为何要这么清楚地分开,更赠予这些清楚的信息,无雪不冬天,每一季的冬天,都盼着雪花飘飞,守着雪花欢快。雪,究竟承载着怎样的责任,于这世界是何相干?不知道,只知道,雪,带给我们很多快乐,很多情怀,很多美好,很多不愿醒来的梦……

上一篇:又是一年“播种”时

下一篇:学习归来看发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