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 时 江 湖

发布时间:2018-12-14         浏览次数:

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。一句豪情的诗词写就了一个江湖,和属于这个江湖时代的深刻记忆。随着华人小说家泰山北斗金庸老先生的溘然长逝,属于武侠的那个时代渐行渐远而剧终落幕。此时的心间万千感触,除了对老先生离世的哀痛,还有对那个江湖时代的耿耿怀念。

怀念江湖,怀念曾经的美好,虽然也伴着苦楚;怀念年少的纯真,不理会江湖险恶愈挫愈勇的前行;怀念少年时的江湖,那里有江山如画千山我独行的壮志豪情;有此生此情只待一人的痴心故念;有诗词歌赋、刀剑酒茶的切磋品茗;有天下第一谁与争锋的凛凛霸气。看不得阴险狡诈,见不得阴谋诡计,更唾弃黑暗邪恶,黑白两色,到底爽快。那是最动人的江湖情结,最不舍的江湖儿女,最纯真的人间童话,最难忘的江湖情怀。

不舍的是江湖,是江湖时代给予我们的童年与少年的那份美好。

少时江湖,是小心的偷偷借阅别人早已翻烂了的武侠之书;是还书时依旧不肯释手的恋恋不舍;是窝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沉醉其中的夜夜宿宿;是羡慕英雄、崇敬大侠的高山仰望;是憧憬懵懂情愫暗暗羞涩的倾慕;是蠢蠢欲动闯荡江湖的“贼心鼠胆”;是侠义之道在心中的发芽生根;是发自肺腑对作者先生五体投地的膜拜;是小伙伴们扮演武侠角色一招一式的天真模仿;是江湖、侠客这些新奇的概念在头脑里的萌芽滋生;是还未涉足社会就在书中的字里行间见识了人性的冷暖薄凉;是正邪、善恶、因果最形象的角色诠释;是最初的具有积极意义的偶像萌芽。少时江湖,少了腥风血雨,多了侠义希望。

成年以后,才明白那个玄幻莫测、光怪陆离的江湖,是一场成人的童话,是美好与残酷的相伴相生,是说不清楚、道不明白的苦辣酸甜。

这江湖,是诗酒仗剑走天涯的豪情,是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的壮志;是儿女情长神仙眷侣的醉梦;是恩怨情仇终归尘土的谢幕。飞雪连天,江湖遥遥,执剑相顾,衣袂飘飘,谁站在江湖之巅指引江湖,谁立在江湖浪头潇洒风流,谁隐身江湖秘处藏慧匿秀,谁掀起江湖风雨分秒不休,终究落幕。或仙山世外桃源无人扰,或一抔净土掩风流,或机关算尽失性命,或功成身退愿白头,或大义凛然为民祉,或千山暮云薄山求。鲜衣怒马,少年意气风发,侠义可颂青史;侠肝义胆,勇士国仇家恨,热血可写风流。江湖千年风沙,谁走谁留谁不朽,民之大,国之重,方是成就。

这江湖,亦是对错难定、好坏参半的辩证;是孰是孰非、恩恩怨怨无从计的无奈;是情已逝、再难追的孤寂落寞;是天与地、人和人的相伴相生;是道义和本我之下的我的拷问较量;是花开花落、潮来潮往、恩怨有时、性命有终的哲思。真真是人间大闹一场,悄然而去的岁月感叹、人生历险!

如此,金庸老先生用一支妙笔为我们呈现了一个醉人的人间童话世界,那里众生百态、恩怨情仇、侠义天道、慧根哲思,无不鲜活光亮、熠熠生辉。义薄云天的江湖,却是任谁也无法主宰,唯有那长长久久心中的江湖,立道义与责任为溯源根宗,长天阔海。

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。”这般豪情的一句诗词,这般爽快的一段人生!没有矫情来来往往,只有快意去去回回。而今,先生已乘黄鹤去,空余白马啸西风。在这个秋风起、落叶残的时节,金庸老先生请我们留步,兀自驾鹤西去,留下了他的江湖,和江湖的不老传说。感谢金庸先生,他带来了一个人间不曾有过、世间似曾相识的江湖,带来了江湖侠肝义胆的美好故事,带来了那个江湖的风风雨雨、热热闹闹、沸沸腾腾。先生去了,那些经典武侠故事又一幕幕重现历历在目,那些武侠人物再一次鲜活起来栩栩如生。先生,仿佛江湖中一个从容不羁的英雄少年,从那雪山中带着快意恩仇的潇洒远远行来,又带着江湖的清风明月踏星而归,在隐入丛林的那一刻,他回过头来,拱手作揖一笑对你说:就此别过,不必追!

张敏

上一篇:走进小岗村,学习沈浩书记精神

下一篇:中小企业人才流失现状原因及对策